首页>资讯中心 >装修宝典 > 从兰州到厦门:那些故事
从兰州到厦门:那些故事
时间:2012年05月07日22:47       来源:吉家网       作者:jogging

  每天,我们都在被改变。那些人,那些事,我们忽略一些,重视一些。我们想象,塑造,陷落,沉沦。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事,故事的滋味各不相同。看过的那些风景,交谈过的那些人,除非他们被记录被回味,否则都如风中的尘土一般随着时间消散,了无音讯。思想是气体,语言是液体,而文字,恰似暂存这些气体和液体的琥珀,它是一种固体。我们看见那些往事那些故人在文字中永存,却再也摸不到,抓不牢。


  有多少次,当长途大巴经过白虎山的脚下,我都眯起眼睛远眺山脚下的那片建筑。那是我的地处穷乡僻壤的大学。车进了隧道,一切风景被抛在身后。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装13一般地久久凝视那块土地,我简直受不了自己的这种矫情。当那块土地从我的视野中消失,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我也常常怀疑我自己,这所谓的爱,是切实存在的,还是仅只是错觉。


  回家的借口是纪念奶奶去世的三周年。有一个简单的仪式,就是去奶奶的坟前脱掉孝服,象征三年守孝期满。回家后就宴请在奶奶下葬的时候抬过棺材挖过坟帮过忙的乡亲,并把大门口白纸糊的灯笼换成红纸的。这一切都是象征,象征一个人的彻底过去,象征亲人的哀思到此为止。自始至终,这些仪式都是为活着的人准备,没有人谈起已经逝去的奶奶。也许是故意回避,也许是压根忘记。当看着奶奶坟前漫天的火纸随着上升的热气流肆意飞舞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没有眼泪。我只是想,从今以后,奶奶真的变成一张照片,坐在桌子上,仅此而已。我们大家都是一样,在乎的,重要的,一生努力坚守的,到最后连别人的谈资都无法构成,就化为飞灰。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有梦想,至少觉得自己是比较特别的一个。谁能想到自己会平庸至此,变成社会上的芸芸众生。变成职员,变成老师,变成医生,变成每天在无聊中上班换取有限工资的普罗大众。想不到,想不到,我们和小时候满眼所见的那些大人一样平庸,我们也必将和满眼所见的那些大人一样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老去。这些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在回厦门的飞机上,我回想回家的这八天的行程,回想路上见到的那些打手机的人,回想坐飞机时脚下的汹涌的煞白的云层,坐大巴时窗外连绵的正在开花的梨园,一晃而过的草丛中的那只色彩艳丽的山鸡,空中的尘土,红绿灯林立的十字路,被雨水冲淋过的学校门……这些影像一般的记忆,垒砌成这八天的行程。然而我顺次回想一遍,为什么只有七天?再想一遍,原来我忘了和妈妈妹妹爬山逛街的那一天。这是为什么呢?仅仅是忽视吗?我知道谁最爱我,谁是我最应该爱的人,可是忽视往往来得这么残忍决绝。妈妈的世界那么小,她给予儿子的东西那么多,这就是忽视的理由吗?


  亲人终究也是陌生的,最熟悉的陌生人。特别是当我和妹妹一起去见一个老友的时候,我简直有些无所适从。我在不同地方的表演不一样!作为儿子时,作为兄长时,作为朋友时,作为同事时,作为路人甲时,这些人都是非常不同的人。整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我不愿意做,却做成了在不同人群里暴露不同阴暗的暴露狂。


  人人都需要暴露,倾谈,博得认同或者鄙视。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了。我总是记得那一切。当我和另一位朋友游逛榆中校园的时候,我告诉他:你看到的一切,肯定和我看到的不一样,因为这是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不置可否,然而,在已经成为废墟的招待中心前面,我彻底感觉到我已经是一个局外的人了。这一切,校园的树,正在开花的榆叶梅,破了洞的羽毛球网,那些鲜活的陌生的面孔,都只是我的曾经。我记得我的曾经,然而未来在哪里呢?


  除了家人,我只见到了三位好友,对比起来,我是最特别的一个。也许只是自我感觉。人家都说我书读多了读傻了。这句话能当真吗?一个傻子,只要他会读书,他也会越来越明智。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读傻呢?我和老友说到,我只不过想要一点点自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努力反抗世俗的惯常,不主动靠近父辈祖辈视为理所当然的生活。我觉得这才算是正常的生活,这才算一个人作为一个“人”的生活。然而,对比起来,这种正常居然变成了非常。我是该庆幸呢,还是该悲哀?


  那一天,我和妹妹去花鱼市场买来几盆花,摆在父母租住房子的窗台上。老妈说:“你们哪来那么多的钱?别人家的房子,弄那么漂亮做啥呢?”我简直不能回答,我也无法说服她。我告诉她人人在这世上都是暂时,所有权和使用权中使用权更加真实。我告诉她在这个国度所有的人无一例外都是租住,所有的土地资源物质空气水分都是社团的财产。说多说少都一样,她不会理解,也不会相信。与此类似,三姨说“一代不如一代”,并且深信不疑。三姨还说:“你都快三十了,难道不急吗?”我无法表现出急或者不急。真的,我的真实想法告诉她们,她们也不能理解,更加不能释怀。


  说实话当我看到大我一岁的表哥发福的肥肥的脸贴着他新生的婴儿秀幸福的时候,我感受不到那是所谓的幸福。我不爱重复的受父辈照顾看护的幸福。没有人问自己想要什么,没有人探寻有趣,没有人坚持本不存在的理想。匆匆回乡,匆匆逃离,我改变不了他们,他们也改变不了我。虽然大家彼此都有各种试探性的努力,我知道和我的固执对比起来这一切都是浮云。


  故乡永远是故乡。回家第一晚在家吃饭,老妈问我要吃什么?浆水面。第二天在二姨家,二姨问我要吃什么?浆水面。第三天在小舅家,小舅妈问我要吃什么?浆水面。天天吃硬是吃不腻。想起小时候,每次遇到家里做浆水面我就拉长脸不愿意吃,不知为何现在对这面这么着迷。在秦安短暂两天,小姨给我囤积了五天都吃不完的食材。酒胚子、甜馍、凉粉、醸皮儿、油糕、油饼、馓子、苜蓿芽、二刀的旱地韭菜、水萝卜、苦苣菜酸菜……也许对这些东西的热爱就是对故乡的依赖罢。再加上兰州的牛肉面羊肉串羊杂碎腱子肉,我恨只恨自己胃容量有限,不能一气把家乡的美味吃完。


  现如今,故乡好似他乡,他乡变成故乡。到兰州的第一晚,我的鼻子就因为干燥而流血。我看到兰州漫天的尘土,糟糕的公路,糟糕的市政,糟糕的一切。我知道在南方的城市说兰州的糟糕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然而身体决定意识,屁股决定大脑,毕竟,我的鼻子已经适应了厦门更温润的空气,于是我只好说:“回厦门”,而不是:“去厦门”。正如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编辑:jogging along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但转载时请注明“信息来源:吉家家居网WWW.XMJIJIA.CN”。
文档库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欢迎登陆
友情提示:请遵守互联网法律法规,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相关内容链接
 
关于吉家 | 入驻吉家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乘车指南 | 在线投稿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吉家·家世界 闽ICP备11018207号